登录 | 注册

酒礼习俗

微醉的女人是最美女人

2018/11/7 15:49:14 浏览:145人  收藏

灯光摇曳的酒吧里,萨克斯有一搭没一搭地吹着,一边是一个华丽的女人优雅地端着酒杯,她迷离的眼神正冲着另一边微笑,而另一边则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儒雅男士在以同样的神情举杯示意。接下来的镜头便是两个盛着醉人红酒的高脚杯碰到了一起……那醉人的酒红色本身就是一个暧昧的故事。

酒气微醺中,流溢在杯盏之间的女人香,或忧伤,或矜持,这一切都只能归之于酒的魔力,倾注在杯中的酒精,淋湿在这心灵上的酒精,但和女人结合,立刻变得无坚不摧,不可抵挡。

男人端起酒杯,你会想到"杯中物"、"三碗不过岗"、"离开拉斯维加斯";想到的是一个烈性的液体与容器间的较量。

女人端起酒杯,你想到的是碧波荡漾,曲径荷风。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土做的。所以女人之于酒,是液态与液态的共融与沟通;所以男人之于酒,就难免不是水土相搏的你死我活。

酒,对于女人来说,不是饮,不是喝,而是品。喜欢酒中淡淡的醇香,喜欢在微微的醉意中幻想,喜欢那各不稳定的恍惚。品得很美,小口小口地抿,慢慢地闭上眼睛,让口中的醇香蔓延到血液,让微微的醉铺满全身。一种飘忽的轻松使心渐渐地沉迷,眼神朦胧,任思绪在飞。

女人如酒,好女人亦如好酒,闻香识品味,且不可贪杯。好酒须得有好心情,有好的品味,须得放点耐心和真心,才能品出其中真味。好女人亦如此。

红酒,是裹着高贵浪漫的外衣为我们所认识的,它标志着的其实是一种生活态度。起源于公元前6000年古波斯的葡萄酒,还有着一个与美从、身份、品位有着的传说,故事说的是一个失宠的妃子欲寻短见,把发酵的葡萄汁误当毒药喝了,结果人没死反而更加美艳动人了,这美妙的结局使妃子再度受宠。从此,红酒的美颜功能便成了追求生活品质的女人们的宠物。除了美颜,红酒更能点化女人的媚态,即使是一个平时有点刻板的女人,在红酒的催化下,也会变得生动起来,喋喋不休的燕语莺声,再加上袅袅娜娜的肢体语言……这也许就是人们喜欢看女人饮红酒的原因。

红酒,是属于女人的,不那么艳丽的红,但赏心悦目,高雅醇厚,回味无穷,那甜中带酸的暧昧和多愁善感的柔情,如一条清浅的小溪缓缓而过,健步如飞抵达你的心岸,那时候,暧暧的心就会打开。

鸡尾酒,像个有故事的女人,她是男人的一个梦,来去间都是回味,她是男人的红颜知己,可遇而不可求。

有的女人犹如高度白酒。乍喝辛辣,仔细品来别有一番香气,且年份越久越有回味,谷物的精华经了蒸馏从时光那头还了魂,铸就了水的形、火的灵,像饱经沧桑却达观开朗、底蕴酆的女人,言语之间透着智慧。

其实,女人喜欢酒是因为她的心情,她的习惯,她的爱。女人喝酒,是让酒"陪"在自己身边:酒吧从一角斜打过来的灯影里,杯底的一弯暗红可以喝一晚上,醉了屋顶下所有的人,清醒了自己。

让曾经美丽的,永远美丽在微风般的酒香里,女人更能明白这样的道理。去酒吧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看看独饮的人们:心平气和的往往都是女人;男人只在垂头丧气时才一个人跑出去喝酒。

水做的女人更接近酒的妙处,虽然世界上更多的酒是被男人糟蹋掉了。

女人喜欢看自己酒意中面色微红的娇媚,喜欢看自己微醉时流溢的眼波,她知道那时自己很美。她还喜欢微醉时那种轻松,浅浅的眩晕,手脚轻盈如舞步蹒跚,她知道尽管她力图保持着肢体的平衡,她的举手投足依然会婀娜迷人。温柔中揉入豪放的娇媚,那是一种典雅,一种傲慢,一种矜持。

女人本身就是酒,绝佳的性情和最美的颜色,离不开夺造化之神奇的妙手勾兑。一杯在手的女人,或小心翼翼,或驾轻就熟地勾兑着自己的香醇与美丽……

微醉的女人很美,很女人。微醉的女人,最清楚自己是女人!



上一篇:【酒林趣事】以茶代酒之来源
下一篇:浅谈历史-中国“酒”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