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行业资讯|酒志公告|酒志活动|糖酒会|

行业资讯

白酒行业现马太效应,茅五泸齐扩产补高端酒

2017/9/28 11:26:32 浏览:622人  收藏

白酒行业现马太效应,茅五泸齐扩产补高端酒

  2016年以来,白酒行业逐步复苏。最新,酒业大咖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给出了行业迈入“新成长周期”的看法。而近两年,一线酒企纷纷谋求产能扩张,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均在该列。

  但实际上,产能过剩依旧是我国白酒业的主要矛盾之一,名酒厂的新一轮产能扩张是否将加剧该问题?对此,多位酒企及行业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两轮扩张间存在明显差异,目前看来不会造成“历史重演”。如今,以一线名酒为代表的新一轮产能扩张分为市场需求型与结构升级型两类,两者具有行业复苏及消费升级等趋势支撑。

  另有分析认为,扩张成果爆发后,将考验酒企市场投入与营销手段。

  多家酒企谋产能扩张

  9月22日,投资规模达50亿元的五粮液陈酿仓储包装项目正式开工。项目建成后,五粮液将形成30万吨原酒陈酿储藏能力,新增加10万吨成品酒包装能力以及4.5万吨成品酒仓储能力。

  五粮液新包装项目的开工,是酒企产能扩张的最新案例。去年以来,茅台、五粮液及泸州老窖等名酒产品价格一路走高,除需求火热、价值恢复等原因外,“产量不足”被认为是产品提价的根源。

  产能上马项目近两年亦不断有之。

  2016年5月,泸州老窖发布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30亿元投入酿酒工程技改项目(一期工程)。借此,老窖将形成优质基酒3.5万吨生产能力及10万吨储酒能力。泸州老窖董秘王洪波彼时表示,该项目的实施主要是为抓住本轮白酒行业调整机会,提升中高端白酒的生产能力。

  今年,沱牌舍得抛出定增预案,募资中的15.5亿元将用于酿酒配套工程技术改造。沱牌舍得称,项目建成后,公司成品酒生产能力将大幅提升,建成后年可生产高档酒1.7万千升,白酒总产能达5.67万升。这较其2015年产量3.26万吨有了大幅增长。

  郎酒今年7月宣布,其年产酱香白酒已达3万吨,新增酿造区正在建设中,到2020年,其酱香白酒年产量将达5万吨。

  贵州茅台多年来都在扩充其茅台酒产能。在其“十三五”规划中,公司提出到2020年要实现茅台酒基酒生产能力5万吨,而这一数字在去年时为3.9万吨。在今年6月召开的新增产能汇报会上,茅台宣布明年将有15栋制酒生产房投入使用,新增3000吨产能。

  今年初,五粮液董事长刘中国对外表示,五粮液总体产能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五粮液6月时对外称,“十三五”期间,五粮液一方面要再建一个10万吨的生产基地,使普五投放量有望突破2万吨;一方面还要新增30万吨的原酒储存能力。后者即最新开工的包装项目。

  在白酒行业此轮深度调整前,大肆产能扩张也曾上演。但彼时产能扩张多快速中止,更有盲目扩张的中小酒企面临产能无法消化,甚至被淘汰的命运。

  一位长期关注酒业的机构人士认为,两轮扩产之间有本质上的区别。“从已有的扩产动作来看,其实施主体多是产销两旺或处于本轮复苏最受益酒企阵营中的企业,其中以一线或知名酒企为主,并非全行业一窝蜂地扩张。从目的上来看,彼时酒企更多是出于变相圈地、抢先占位而扩张,现在更多是基于企业与市场的需要。”

  扩产基于市场需求或结构升级

白酒行业

  五粮液集团董事长李曙光近期还曾对外表示,白酒行业的产能过剩仍是一个主要矛盾。

  某赤水河沿岸中型酒厂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2013年前后,受宏观经济形势下行、严控“三公消费”等政策影响,多家酒企销售困难。而且伴随前几年扩产成果的大爆发,其所在区域除贵州茅台能维系增长外,多家酒厂裁员、减产,稍有实力者寻求被收购,不少小酒厂直接关门大吉。

  白酒业的产能过剩曾备受诟病。2011年,中国白酒产量已高达1025.6万千升。而根据相关行业规划,原本计划“十二五”达到960万千升。就此,某国内知名酒企内部人士认为,行业产能结构性过剩及集中度低等问题依旧存在。产能过剩的行业问题需警醒,不过,前述多家计划扩产的酒企对应中高端酒产能已接近饱和。

  以泸州老窖为例,招商证券分析认为,泸州老窖2015年的产量为19.12万吨,预计国窖1573、特曲、窖龄(中高端产品)三者的产量累计不足1万吨,且国窖1573的核心产能仅为3000吨,与同档次的五粮液普五等差距较大,产能方面“欠债”较多。

  泸州老窖表示,前述30亿募投扩产项目实施完毕后将建成优质基酒生产窖池7000口,并通过引入先进生产设备,逐步实现对落后产能的替代,提升公司在中高端白酒领域的市场占有率。

  今年来,飞天茅台酒价格飞升、市场断供,与茅台酒基酒产能未到储存时效、不能及时生产有关。以其2016年销售数据为例,贵州茅台去年销售茅台酒2.29万吨。而按照茅台酒基酒一般至少储存五年来算,对应2011年的生产量为3.00万吨左右。加上部分用于做老酒储存,茅台酒的供应显得较为紧张。

  前述机构人士表示,茅台作为白酒市场“一哥”,长年面对基酒产量瓶颈。该人士认为,“五粮液目前随着下游需求打开、基酒消化难题弱化,出于对未来的良好预期进行了提前布局”。

  部分酒企虽尚未达到产能天花板,但基于产品结构升级也选择了扩产。

  以沱牌舍得为例,其在2016年度还有高达21.75亿元的等额库存货,截至2017年3月,其库存基酒量也在10万吨以上。沱牌舍得通过技改扩产,公司某相关负责人近日向记者表示,公司产能扩张主要集中在中高端产品线,与公司追求价值回归、发力中高端市场的思路是一致的。其还透露,公司未来将进一步加大对市场营销的投入,且从目前的收入结构来看,公司对未来中高端产品的产能消化有信心。

  2016年,沱牌舍得酒类产品营收为12.37亿元,其中中高档酒实现营收10.5亿元,占前者的85%,同比上涨45.2%;低档酒营收同比下跌21.81%。

  郎酒则是基于其重点打造青花郎的新战略增加了酱香白酒产量。

  前述机构人士总结到,这一轮产能扩张分为市场需求型与结构升级型两类。前者基于行业重新进入增长轨道后的市场支撑,后者则是出于行业调整后高端及次高端名酒优势愈明显的需要。

  地方政策不再鼓励盲目“做大”

  圣雄品牌营销策划机构创始人邹文武曾对媒体表示,上一轮产能扩张除表现出盲目乐观外,政企共推也是彼时的特征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以山东省和安徽省为例,2010年山东省统计白酒产量96.9万千升,此后一路飙涨,2013年达到峰值131.7万千升;随后2014年、2015年、2016年逐步下滑,2016年产量112.64万千升,三年时间减量20万吨。而安徽省,2009年白酒统计产量为29.71万千升,2010年猛涨到47.98万千升,在2011年和2012年大幅下滑至40.77万千升,两年减少7万吨。

  目前,政府助推酒业发展的政策风向也已明显转变。

  四川省近日发布《关于推进白酒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到2020年力争培育销售收入超千亿元企业1户、超300亿元企业1户、超200亿元企业1户等。并且四川鼓励白酒行业企业并购重组。

  记者还注意到,近年来,各白酒大省积极采取措施鼓励本地酒企抱团发展。2015年,四川宜宾为了打造产区品牌,支持区域白酒企业成立了“宜宾酒股份有限公司”。今年3月,吸纳28家中小酒企的宜宾酒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在成都推出“宜宾酒”品牌及旗下6款白酒产品。

  今年5月,贵州省仁怀市以仁怀市酱香酒白酒产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为主体,提出“再造一个茅台”,帮助当地中小酒企发展,打造酱香酒产区品牌。从追求“遍地开花”到“重点支持”,从“做大”到“做强”,地方产业政策对白酒行业发展的认知似乎有了进一步深化。

  前述机构人士还表示,本轮产能扩张均是企业自发行为,而非外部资本助推,这也造成了只有拥有销量支撑的酒企才会选择在此时进行扩产。


上一篇:A股诞生史上首只500元个股,我们只是碰巧蹭了个热度
下一篇:茅台“瘦身”力度加强,砍155个品牌

注册|登录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