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酒史文化

看古人纵酒败事亡国

2014/8/17 11:18:16 浏览:808人  收藏

看古人纵酒败事亡国

  古今帝王将相贪杯者很多,最著名的莫过于夏桀王和商纣王两个国君了。夏桀王过着“酒池肉林”的生活,每日里花天酒地,骄奢淫逸,导致国家政局混乱,被注重修德的商汤击败,在逃跑中身亡。

  商纣王的失败也与他贪酒不无关系,他一甚至饮酒作乐连续七天七夜,他建的酒池肉林极尽奢华,同时令一些男女赤身裸体在池边嬉戏,结果身败名裂,周武王大军兵临城下,无奈只好自焚身亡。

  《左传》记载:春秋时期,礼法废弛,郑国的伯有总是嗜酒如命,并建一个地窖专供他夜里饮酒。子皙带着驷氏的甲兵攻打伯有,并焚烧了他的地窖。醉酒中的伯有只好舍弃家业,拼命逃奔到雍梁,等到酒醒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什么都晚了。春秋时楚庄王和晋厉公分别率领两国军队交兵,在鄢陵两军对垒,楚军统帅司马子反口渴想喝水,佣人谷阳却拿着酒进献给司马,平时嗜酒的司马将错就错以酒当水,结果在战事紧急之时醉卧不起。楚庄王看准一个时机,准备出兵打仗,派人去叫子反,子反推辞说有心痛病。楚庄王就亲自到他的帷幄去看望,没想到一进屋子 却闻到很浓的酒味,就说:“今天的战事事关生死,我完全依赖司马,司马却不顾国家的安危醉成这样,这是要亡掉我的国家,这仗还怎么能再打!”于是气愤之下,离帐而去,子反惭愧自杀,楚国军队班师回国。

  对于嗜洒的恶行,古代很多人都有清醒的认识。那些成就大事业的人物,都有克制己欲、以德量行的优秀品质。

  大禹时,仪狄酿出了旨酒。大禹喝了之后觉得香甜美好,就多饮了一些,以致沉醉。酒醒后他感慨地说:“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于是就此疏远了仪狄,也远离了酒。大禹治水,造福百姓,被人千古传诵,成为历史上最贤德的君主之一。

  《十六国春秋》曾记载,五胡十六国时期,有一次,苻(fu)坚和群臣们一起喝酒,喝得高兴起来,就让秘书监朱肜(rong)做酒正,命大家必须喝到酩酊大醉为止。大臣赵整有感于酒的负作用,当场就作一篇《酒德歌》,论述了酒对事业的危害。

  “地列酒泉,天垂酒旗。杜康妙识,仪狄先知。纣丧殷邦,桀倾夏国。以此言之,前危后则。”苻坚听了不仅没有恼怒,还很高兴,让赵整把《酒德歌》书写下来,做为饮酒的酒戒。并规定,从此之后,每次宴请群臣时,只是依照礼节,最多不得超过三爵。

  后汉的崔其作品《酒箴》中也引经据典地论证嗜酒害政:“丰侯湎酒,荷罂负缶,自戮于世,图形戒后。”讲的是古代有一个丰国的国君,因为沉湎于酒而导致亡国灭身。后来人为了引以为戒,就制造了罚饮的酒爵,做成人的形状,并且把这种酒爵叫做“丰侈”。

  北齐时期的高欢,经常君臣欢宴,酒酣耳热之际,命歌妓唱歌:“朝亦饮酒醉,暮变饮酒醉,日日饮酒醉,国计无取次。”虽然知道饮酒过度会使国家大计无人过问,从而误国误民,他却还是难以自律,可见要想克服自己的欲望有多么困难。同时也说明,那些成就事业的人,首先必须要战胜自己的欲望。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句话虽然很有道理,但做一个完人还应该是每一个人的追求。放纵自己,追求官能享乐,被自己的欲望牵着鼻子走的人,以致身败名裂,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屡见不鲜,也是君子安身立命的大忌。修身以德,饮酒有度。饮酒有度,饮酒有时,是酒德的基础。酒德两字,最早见于《尚书》和《诗经》,“颠覆厥德,荒湛于酒”,说饮酒者要有德行,不能像古代的暴君那样。

  东晋道教学者、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葛洪曾论述人的牛理五欲:“目之所好,不可从也;耳之所乐,不可顺也;鼻之所喜,不可任也;口之所嗜,不可随也;心之所欲,不可恣也;故惑目者,必逸客鲜藻;惑耳者,必妍音淫声也;惑鼻者,必芬馥也;惑口者,必珍羞嘉旨也;惑心者,必势利功名也;五者必惑,则惑承之祸,为身患者,不亦信哉。”

  葛洪认为人的耳鼻口目四种官能的欲望和心的欲望会让人产生迷惑,从而失去自我的本真,如果忘身逐欲,势必会招惹祸端,以致身败名裂。

  苏辙在《既醉德五福论》一文中说:“观其所以悲伤前世之失,及其所以深惩切戒于后者,莫不以饮酒无度、沉湎荒乱、号呶(nao)倨肆、以败乱德为首。故曰:百祸之由所生,百福之所由消耗而不享者,莫不急于酒。”

  饮酒害德,酒后无德,较轻的常常体现在因酒失去礼仪和尊严。有些人酒后兴奋,忘乎所以,失去控制,表现为:有的口齿不清,高声喧哗;有的越喝越多,不听规劝,丧失 理性;有的冲动粗鲁,肆意挑衅;还有很多酗酒者酒后驾车,造成车毁人亡的事件和恶性伤人事故,那就不是丧德,还触犯了法律。

  《三国志》记载:“孙皓每宴会群臣,无不成令沉醉。置黄门郎十人,特不与酒,侍立终日,为司过小吏。宴罢之后,各奏其缺失。忤视之咎,谬言之愆,惘有不举。大者即加威刑,小者辄以为罪。”据有三分天下的孙皓,不能继承祖德,忘记时时面对的威胁,只知歌舞升平,醉生梦死。孙皓每次宴请群臣,都要命令他们必须喝醉。孙皓派十个太监进行监视,对于醉酒有过失的官员处以各种刑罚。孙皓的饮酒失德,最终导致由孙策、孙权历经百战,用无数生命和鲜血巩固的国家一朝败亡。

  《辽史卷七—穆宗本纪》记载:“十八年春正月乙酉朔,宴于宫中,不受贺。己亥,观灯于市。以银百两市酒,命群臣亦市酒,纵饮三夕。十九年春正月己卯朔,宴宫中,不受贺。甲午,与群臣为叶格戏。戊戌,醉中骤加左右官。乙巳,诏太尉化哥曰:“朕醉中处事有乖,无得曲从。酒解,可覆奏。”自立春饮至月终,不听政。己巳,如怀州,猎获熊,欢饮方醉,驰还行宫。是夜,近侍小哥、盥(guan)人花哥、庖人辛古等六人反,帝遇弑,年三十九。庙号穆宗,后附葬怀陵。重熙二十一年,谥日孝安敬正皇帝。”辽穆宗嗜酒忘德,虽对自己喝酒误事有很清醒的认识却不能克制自己的欲望,振作起来。同时不仅自己酗酒不理国事,还要让群臣买酒,与自己一样放肆痛饮。辽穆宗放纵酒瘾,必然乖谬百出,丧失民心,以致最后因为酩酊大醉.被身边近侍等人杀害。

  酒有酒瘾,亦有酒忌,很多人放纵性情,必一饮再饮而快,却不能稍加节制,适可而止,造成很多人生憾事。饮酒以德,饮酒以量,孔夫子这样伟大的人物,虽然“惟酒无量,不及乱。”喝很多酒以没有喝醉为量,还时时反思“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丧事不敢不勉不为酒困,何有于我哉?”不为酒困,饮酒不醉,饮酒不迷,不以酒害德、害身,方是君子。


上一篇:猿猴造酒说
下一篇:中国古代的“酒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