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酒史文化

《易经》中的酒文化与酒道论

2017/6/30 18:26:19 浏览:234人  收藏

《易经》中的酒文化与酒道论

  《易经》为我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一切学术思想的根源,自古以来,就被推崇备至,尊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在《易经》的卦辞和爻辞中,有六处直接或间接的提到了“酒”,并赋予了丰富了酒文化和社会价值的内涵。

  《易经》中酒与其他食物一样,是维持人类生命的必需品,是中正祥和、德泽万民的完美象征。《易经》的需卦主要讲生物为维持生命,饮食是必需品。象征等待,具有诚实守信的品德,光明正大,做事才会亨通顺利。

  在阐述人维持生命的必需之物时,《易经》需卦“九五”的“爻辞”说:“需于酒食,贞吉。”意即需待于酒醪食肴,守持正固可获吉祥。酒食,食物之丰美者,喻“德泽”。此谓“九五”居《需》卦“君位”,阳刚中正,犹如需待丰美的食物以施惠于民,故“贞”而获“吉”。《周易学说》引王逢曰:“酒食,德泽之谓也;九五之君,当天中正,以泽乎民”。

  紧接着《象》曰:“酒食贞吉,以中正也”。《象传》是说,需待于酒醪食肴、守持正固可获吉祥,说明九五居中得正,此时处于中位,完美无缺。“九五”阳爻阳位得中,在上卦得中,又是至尊的地位,所以最安全,因而,用可以安闲的饮食等待,作为象征。

  “九五”这一爻,强调在可以安全等待的状况时,仍然不可以违背中正的原则。在这里,把美酒与美食和美德并列,而且是“贞吉”的,是中正祥和的象征。此时处于中位,完美无缺。

  在《易经》中酒成为正大光明,坚强刚毅,坦诚来往,克服困难,避免灾祸之吉祥物。《易经》坎卦是陷阱,象征重重的艰险困难,君子应当坚持不懈地努力,反复不间断地前行。

  《易经》坎卦“六四”的“爻辞”说:“樽酒,簋贰,用缶,纳约自牖,终无咎。”樽:古代的盛酒器具。“尊”本义为“推崇好酒”。“木”与“尊”联合起来表示盛装名酒的专用木容器。“簋贰”读guǐ èr,簋是装谷物的竹盘,贰,二也。“缶”读fǒu,按《说文解字》解释:“缶,瓦器,所以盛酒浆,秦人鼔之以节歌。”在中国古代典籍中,多次提到击缶。“纳牖”读nà yǒu, 程颐《易传》:“纳约,谓进结於君之道;牖,开通之义。室之暗也,故设牖,所以通明。” “约”是俭约。后遂以“纳牖”谓导人于善。

  “六四”的“爻辞”意思是说,一樽薄酒,两簋淡食,用质朴的瓦缶盛物,虔诚地奉献来尊者,通过明窗接纳信约,终将免遭咎害。虽然礼轻,却充满了深厚的情意,正大光明地表示诚信,最终不会发生灾祸。

  接着《象》曰:“樽酒簋贰,刚柔际也。”《象辞》是说,虽仅一樽酒两簋饭,但在艰险困难的情况下能够推心置腹,相互信任地交往,刚柔相济坦诚的来往,所以最终免遭灾祸。“际”是两墻相合的界线,有相合相亲的含意。“六四”接近尊位的“九五”,本来君臣之间的分际非常严格,但在险难的时刻,刚强的君与柔顺的臣,就不能不省去一切繁文缛节,而以诚意代替了。

  这里把酒与以下意义联系在一起:人与人之间在艰险困难的情况下,如果能够推心置腹、相互信任、刚与柔能够坦诚的来往,合作无间深厚的情意,正大光明地表示诚信,最终不会发生灾祸。

酒文化

  在《易经》中酒成为富足吉祥、荣禄临身的写照。《易经》困卦象征困顿,作为君子应该身处穷困而不气馁,为实现自己的志向,不惜牺牲生命。

  面对重重困难时,《易经》困卦“九二”的“爻辞”说:“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享祀;征凶,无咎。”“绂”读fu,古代祭服的饰带,“朱绂”借喻荣禄。“九二”“爻辞”的意思是说酒食贫乏困穷,荣禄即将到来,利于主持宗庙祭祀的大礼,此时进取虽多凶险,但是无所害咎。

  接着《象》曰:“困于酒食,中有庆也。”《象传》是说,酒食贫乏困穷,说明九二只要保持中道就有福庆。

  由此可见,在《易经》看来,如果没有酒食,人就会陷于贫困,酒与富足紧密相联,对人生是多么的重要。

  在《易经》中酒是神圣之物、高贵庄严、亨通畅达的化身。《易经》震卦象征雷声震动,可致亨通。《易经》震卦的“卦辞”说:“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亨”读heng,顺利。“虩”读xì,恐惧的样子。“哑哑”读yāyā,象声词,形容笑声。“匕”读bǐ,古代指勺、匙之类的取食用具。“鬯”读chàng,古代祭祀用的酒,用郁金草酿黑黍而成。“匕鬯”,泛指饮食用具。“百里”,喻地域广阔,兼指古代诸侯国以“白里”为封地;

  《序卦传》说:“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震者动也。”主社稷重器的人,莫如才德高的长子。长,德能长人。

  从远古以来,酒是祭祀时的必备用品之一,而主持祭祀者必为德高望重之辈。 原始宗教起源于巫术,在中国古代,巫师利用所谓的“超自然力量”进行各种活动,都要用酒。酒与维护封建秩序的“礼”相互交融,反映周王朝及战国时代制度的《周礼》中,明确地说祭祀时,用“五齐”、“三酒”共八种酒。“大羹玄酒礼”源于周,广泛应用于祭祀等场面宏大或庄严神圣的场合。可见酒之高贵与神圣。在古代,酒是被视为神圣之物,酒的使用更是庄严之事。

  《易经》把酒作为诚意厚笃、美好愿望的信物。《易经》中孚卦象征诚信。

酒文化

  《易经》中孚卦“九二”的“爻辞”说:“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这是《易经》众多“爻辞”中最美的句子。《象》曰:“其子和之,中心愿也。”此本意是说,鹤的那些同类们一声声地应和着它,说明它们表露出了内心的意愿。这是心中的愿望,能相互沟通的缘故。“爵”,古代饮酒的器皿,表示美酒。白鹤鸣叫在山的背阴,它的同类声声应和,自己有好酒,愿意与你同杯共享;也比喻彼此之间的诚意能够沟通。因为言行必须谨慎,所以用“鸣鹤”、“好酒”来比拟。这一爻,说明诚信必须能够沟通,引起共鸣,始能发挥作用。以分享美酒,来描绘和借代朋友之间的深情厚谊,及美好的愿望。

  《易经》告诫我们饮酒要有节制,方可达到福庆亨通的境界。《易经》未济卦象征事未成。勉力使成可获亨通。事物永远不穷尽,所以继之以“未济”。

  《易经》未济卦“上九”的“爻辞”说:“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意思是说信任他人,安闲饮酒,不致咎害,但逸乐过渡,将如小狐渡河被水沾湿头部,那是无限度地委信于人而将损害正道。《象》曰:“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象传》是说,如果喝酒不有所节制,就像小狐渡河以致把头弄湿了,即使心怀诚信,这也是不恰当的。

  这一爻告诫我们,如果“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事物是对立的又是统一的,福可转为祸,祸亦可转为福;既济可转为未济,未济也可转为既济,事物就在这否定之否定的对立统一中发展,永无止境。信任他人,安闲饮酒,不致咎害,但逸乐过渡,将如小狐渡河被水沾湿头部,那是无限度地委信于人而将损害正道。由此可见,饮酒是一件非常逸乐的事情,是一种福气的象征;同时,又说明饮酒不能过度,失去节制,否则福可转为祸,也不正当了。

  除此之外,从《易经》的角度讲,阴阳平衡则吉,失衡则凶,万事有度。饮酒又何尝不是如此。


上一篇:酒文化旅游区推荐:郎酒名镇
下一篇:为何全国评酒会只办了五届?